專訪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上集)
    劉玉珠就國家文物局與高校建立文物保護科技創新聯盟等幾個事件談近年文物保護工作。
主題嘉賓: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鳳凰衛視《問答神州》欄目主持人吳小莉。
訪談時間: 2017年01月17日 16:10 - 16:10
主題嘉賓:
訪談圖片 更多>>
  • 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主持人吴小莉
  •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接受吴小莉专访
  •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介绍文物保护工作
訪談視頻 更多>>
    訪談內容  
    專訪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上集)

    [嘉賓 鳳凰衛視《問答神州》欄目主持人吳小莉]回望2016年,是中國文博事業紅紅火火、頻放大招的一年。從海昏侯的大展展期結束時間一延再延,到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的走紅﹔從年初的“佛首回歸”到花山岩畫申遺成功。許多大事的發生都成為了“文化遺產”這一概念豐富乃至蛻變的先聲。“鼓勵更多的社會力量的參與”、“大力發展文博創意產業”、“合理適度利用”等新的側重點雖然引發了一定的議論,卻也符合中國政府讓文物“走出深閨”的政策導向。為了了解更多的幕後故事,前不久我來到了中國國家文物局,與局長劉玉珠有了一次相約問答。[2017-01-17 16:09:55 ]

    [嘉賓 鳳凰衛視《問答神州》欄目主持人吳小莉]局長好。[2017-01-17 16:10:37 ]

    [嘉賓 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歡迎小莉,你好。[2017-01-17 16:10:53 ]

    [嘉賓 主持人]很高興到文物局來看您。[2017-01-17 16:11:05 ]

    [嘉賓 劉玉珠]謝謝你和你們台對這個文物的關注。[2017-01-17 16:11:18 ]

    [嘉賓 主持人]那是必須的,是國家的寶貝,大家都要維護它。我看到好像您,好像在世界各地也喜歡搜羅一些歷史文化的東西。[2017-01-17 16:11:30 ]

    [嘉賓 劉玉珠]對,這是羅丹的這個《思想者》是我當年第一次,就是15年前第一次去法國,法國參觀這個盧浮宮的時候,我看到這個文創產品很好。我就給它買回來了,但是背起來很沉的,[2017-01-17 16:11:45 ]

    [嘉賓 主持人]特別扛回來的?[2017-01-17 16:12:12 ]

    [嘉賓 劉玉珠]我從這個法國給它扛到,扛回來的,對。[2017-01-17 16:12:23 ]

    [嘉賓 主持人]也就是說文化產品做成創意產品還是很有生命力的。[2017-01-17 16:12:33 ]

    [嘉賓 劉玉珠]對,是。[2017-01-17 16:12:42 ]

    [嘉賓 主持人]您願意扛?[2017-01-17 16:12:50 ]

    [嘉賓 劉玉珠]對對對,是。而且願意自己出錢,自己扛。[2017-01-17 16:13:00 ]

    [嘉賓 主持人]我們知道到2020年,國家文物局希望能夠完成的是文物科技的創新體系建立,那麼文物科技,現在給我們科普一下,哪一些文物科技對於中國的文物的挖掘、保護是非常關鍵和重要的?[2017-01-17 16:13:12 ]

    [嘉賓 劉玉珠]這個文物在科技領域的這個應用,那就是,應該說是某種意義上是帶有全覆蓋性質的。我就舉兩個例子來說明。就是科技在文物這個領域的應用。五十年代發掘這個定陵的時候,那麼呢,考古工作者打開以後,整個那個裡面呢是,就是很耀眼的。因為它那個皇家的東西,像一些絲織品,但是由於這個一打開,那個科技手段呢,還不完善,也沒有利用好,所以說特別是那些絲織品,還有一些金屬,馬上就被氧化了,就就是原來很亮麗的,就還沒有來得及拍照片,結果都成了一團灰了。你包括這個馬王堆,它也存在這個問題,盡管那個時候的技術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但是呢就是說這個開發過程中,一些絲織品的這個保護,就受到了很大的破壞。那麼同樣,我們在海昏侯墓這個發掘當中,這個專家團隊,就是首先是在理念上就是更加科學和完整,就是在海昏侯這個發掘當中,對文物的損害程度就極小,就是包括它對於光,空氣,微生物,它那個綜合的,這個技術的運用。[2017-01-17 16:13:23 ]

    [嘉賓 主持人]我們看到一個技術挺有意思的,叫做地球物探技術,據說是可以無損的探測到地底下的一些文物,就好像給大地做CT一樣,我不知道這樣的技術是不是也是我們需要的?[2017-01-17 16:13:32 ]

    [嘉賓 劉玉珠]這個技術當然了可能是國際上這個屬於領先,但是我們現在就是中國自己,在這個方面已經也有能力,解決這個方面的(問題)了。現在好像我們有的就是,有的地方也在利用這個(技術),但是現在一般的是這個成本還是挺高的。[2017-01-17 16:13:43 ]

    [嘉賓 主持人]有沒有什麼一些國際上具有的能力,我們現在還是希望能夠積極引進,甚至積極合作的?[2017-01-17 16:13:54 ]

    [嘉賓 劉玉珠]因為這個中國的文物和國外的文物的這個特點是很不一樣的。因為這個國外的文物說實在的,沒有我們這樣的這個繁復。[2017-01-17 16:14:16 ]

    [嘉賓 主持人]繁復?[2017-01-17 16:14:25 ]

    [嘉賓 劉玉珠]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這個文物,我們要想解決中國文物和科技的這個保護問題,[2017-01-17 16:14:35 ]

    [嘉賓 主持人]還是得自己解決問題?[2017-01-17 16:14:48 ]

    [嘉賓 劉玉珠]這個主要還要靠自己。國際合作隻能是解決某一個點上的問題,但是不能可能解決面上的問題。[2017-01-17 16:14:56 ]

    [嘉賓 主持人]2016年11月,國家文物局發布了“十二五”文物保護科學和技術創新獲獎名單,獲獎的項目共有10個,涉及文物保護修復、博物館、考古發掘等多個領域。其中一種叫作“薄荷醇”的化合物頗為引人關注,原本是牙膏、香水這些普通生活用品的組成原料,現在卻被用來替代在考古界使用了幾十年的石膏。從牙膏到石膏,網友們大呼文物領域的創新程度超乎想象。這十項當中,您有沒有印象比較深刻的?[2017-01-17 16:15:12 ]

    [嘉賓 劉玉珠]我倒是看了那個,因為那個頒獎活動我也參加了,就是那個防震關鍵技術的這個應用,我覺得那個印象比較深刻。因為就是那個汶川地震,那次地震的破壞程度還是挺大的,但是這個雅安博物館和成都博物館,事先就是應用了這個技術。所以說,那一次的地震盡管破壞這麼大。但是,就是這兩個博物館在應用了這個防震關鍵技術,那對文物的安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使這個兩個館,就是重要文物沒有什麼大的破壞。[2017-01-17 16:15:21 ]

    [嘉賓 主持人]近幾年就是文物局和地方大學的合作,建立了一個文物保護的科技創新聯盟。[2017-01-17 16:15:30 ]

    [嘉賓 劉玉珠]對。[2017-01-17 16:15:39 ]

    [嘉賓 主持人]而且據說是從浙江大學開始的?[2017-01-17 16:15:52 ]

    [嘉賓 劉玉珠]對。[2017-01-17 16:16:02 ]

    [嘉賓 主持人]當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聯盟?[2017-01-17 16:16:12 ]

    [嘉賓 劉玉珠]因為它是有幾個方面。從考古發掘到這個地震期間對文物的保護,那麼使我們文物工作者感覺到就是這個現代的技術,特別是應用技術對於文物保護它這個重要性。首先浙江大學有這個技術團隊和技術力量,他們在前面也做了一些比較好的研究。而且,這個研究成果運用到文物保護上,成效是很明顯的。所以說就是當時是屬於,就是在國家文物局的支持下,就是他們成立了一個就是這種聯盟。[2017-01-17 16:16:21 ]

    [嘉賓 主持人]我們也很好奇,這個創新聯盟的經費來源,是大學的經費呢?還是文物局的經費?[2017-01-17 16:16:47 ]

    [嘉賓 劉玉珠]好像這個主要是大學的。[2017-01-17 16:16:57 ]

    [嘉賓 主持人]但是他們把科研的成果貢獻給文物單位。[2017-01-17 16:17:07 ]

    [嘉賓 劉玉珠]對,對。[2017-01-17 16:17:17 ]

    [嘉賓 主持人]那會不會有文物單位說我現在需要攻克什麼難關,然後交給大學來幫我攻克。[2017-01-17 16:17:37 ]

    [嘉賓 劉玉珠]那也有的。你包括有一些就是文物單位無法解決的問題,它要求助於社會,求助於大學。因為文物領域的門類眾多,它有的常年,幾十年來就研究,這個你比如說。[2017-01-17 16:18:07 ]

    [嘉賓 主持人]就隻鑽研一個。[2017-01-17 16:18:25 ]

    [嘉賓 劉玉珠]對,就這,就這一點點。[2017-01-17 16:18:36 ]

    [嘉賓 主持人]比如說?[2017-01-17 16:18:45 ]

    [嘉賓 劉玉珠]你比如說這個故宮,大家看到了《我在故宮修文物》,你比如說它的書畫,書畫,甚至這個書畫修補技術。比如說這個,包括什麼那個叫,除這個病蟲害的技術,它那個面特別窄。而且它整天的就是要研究的是這個。但是它這個技術方面的,社會上的這個技術方面的進步程度到了什麼程度?這些具體的部門並不一定了解。[2017-01-17 16:18:54 ]

    [嘉賓 主持人]2016年的9月,一條有關“長城”的新聞引發了一場口水戰。被民間稱為是“最美野長城”的遼寧省綏中縣小河口長城被“抹平”,變成了一堵蜿蜒的“白灰牆”。有長城專家表示,看到小河口的長城被修得“面目全非”很心痛。當地文物部門堅稱是按程序合理合法進行修繕。到底是保護,還是破壞?人們意見不一。但是由此暴露出來的問題卻更引人深思:那就是長城的保護和修繕為何如此之難?這種情況,您當時知道了以後,您的反應是什麼?[2017-01-17 16:19:24 ]

    [嘉賓 劉玉珠]當時我是在上班的路上看,看到這個方面的新聞,我到了這個局裡以後,馬上就是和我們分管的(同志研究),當時主要是說媒體開始報道這個事情要引起重視。因為原來的情況我也不太了解,我就了解了一下情況。了解一下這個情況,我看這個輿論嘛,就開始炒起來了,炒起來了就是說,因為從程序上,它是合法的,[2017-01-17 16:19:36 ]

    [嘉賓 主持人]報批了?[2017-01-17 16:19:46 ]

    [嘉賓 劉玉珠]對,也是經過國家文物局報批了它的這個方案,那麼這個程序上也是合法的,另外施工單位的各種資質,也是符合規定的,那麼這個,對於長城本體還是起到了有效的保護作用。但是它在,首先就是說,就是要更正地說,它不是水泥,不是水泥路,實際上它是,就是運用了少量的這個水泥,少量的水泥後來我們也進行了這個專家分析和論證。反正呢就是說這個用灰土和水泥這個呢,專家呢倒是覺得還是一個新技術的應用,但是這個新技術的應用,事先是不是要進行這個試驗,試驗這個效果,達到了效果才使用,這一點上可能就是,專家之間要認同也不一樣。我覺得比較遺憾的就是什麼呢?就是它對這個長城景觀還是造成了這個破壞,對長城本體的保護,就是說是起到了這個保護的作用,但是對長城的景觀造成了這個影響,實際上也是很不應該的。那麼從這個事件反思來講,就是說我覺得就是從國家文物局也應該有反思,這個反思就是什麼,就是我們方案審了,項目批了。各種資質就是說都是這個完備的。但是在實施過程中,還是應該加強監管。就是這個在實施過程中加強監管了,可能這個問題就會被發現。就不會採取這樣的一種這個方式。就是說最後把這個,就是他們說的“長城被抹平”這個事情的發生。[2017-01-17 16:19:57 ]

    [嘉賓 主持人]他們在報批的過程中,一定是有說他們要怎麼樣修復的方法,本來您提到的說,他們所謂的這個新的方法,也同時在審批的過程中審批了嗎?[2017-01-17 16:20:06 ]

    [嘉賓 劉玉珠]我了解的這個情況是什麼呢?就實際上就是說,它整個的這個長城,按照我們原來這個批復的方案,已經完成了,已經完成了。但是就是說,第一個,就是可能還剩少許經費,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感覺到好像這個修復對於那個滲水的問題,沒有完全解決。他們這個幾個這個施工單位就在一起就是碰了一下子。大家說這個是不是給它就是說再用那個灰土,就是再加一層,這樣能夠解決滲水的問題。應該說,他們的本意還是好的。但是這個效果,這個效果是適得其反。[2017-01-17 16:20:15 ]

    [嘉賓 主持人] 2016年的11月30日,是《長城保護條例》發布十周年。這一天,上至文化部部長,下至普通長城的守護員,齊聚在河北金山嶺長城,舉行了一場紀念活動。僅2015到2016年,中央財政就安排專項資金7億元人民幣,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長城的保護和修繕,不可謂不盡心盡力。但是如何修繕、如何保護,依然是讓文物工作者頭疼的難題。2016年是《長城保護條例》(頒布)的十周年,也舉辦了一系列的活動,您也到長城修復段去看過,當時您去看,您自己的感受是什麼? [2017-01-17 16:20:35 ]

    [嘉賓 劉玉珠]我們當時選擇的是在金山嶺長城。金山嶺長城當然是屬於這個保護的比較好的。那看了以後,還是對長城保護還是很有信心的。那麼,我沒有到國家文物局來以前,我們也去了一些類似於野長城的地方,也去旅行吧。[2017-01-17 16:20:45 ]

    [嘉賓 主持人]您看了哪一段?[2017-01-17 16:20:54 ]

    [嘉賓 劉玉珠]北京和河北交界的那個地方,我們就看了,看了以後還是有一種滄桑感,就是感覺到就是很破敗的。[2017-01-17 16:21:03 ]

    [嘉賓 主持人]歷史滄桑?[2017-01-17 16:21:14 ]

    [嘉賓 劉玉珠]對。但是就是到了國家文物局,和他們相關的專家來談這個問題的時候,當然我覺得他們的這個說法,也使我豐富了這個方面的,就是說,長城的滄桑也反應了一種文化的狀態,或者一種長城的狀態。但是,就長城保護來講,總體來講,還是很不盡人意。你包括我們這個2022年,就是這個冬奧會,那崇禮那個邊上,因為它那個就是賽場的邊上。[2017-01-17 16:21:26 ]

    [嘉賓 主持人]對,有一段長城。[2017-01-17 16:21:36 ]

    [嘉賓 劉玉珠]有一段長城。那個看上去長城也是,就是想這個維修一下子,後來我們這個專家帶隊去看了以後,就是還是提出來,就是做一個基本的整理就可以了。不用刻意地,就是非要都修成像八達嶺,修成金山嶺那樣,我覺得這個理念最後我還是很接受的。就是說我們對長城的保護是要這個採取不同的這個形式,根據這個長城的這個特點,需要採取不同的形式。而不是都要把長城都恢復到原狀。我覺得也沒有這個必要。[2017-01-17 16:21:46 ]

    [嘉賓 主持人]有了法規,保護的方法,但是我們一條長城這麼長,(地跨)15個省區,很多地方是在崇山野嶺,甚至會經過農家的田地,很多的保護員都是農民,一年可能就是1000多元,這種情況,我們能夠保障這些保護員,守護員,能夠好好地保護長城嗎?[2017-01-17 16:21:55 ]

    [嘉賓 劉玉珠]就是原來說一個月能不能給500塊錢,結果後來還是各個方面還感覺到壓力太大了。最後隻能是根據各省的不同情況,多的可能(一年)有幾千塊了,少的(沒有保障)。但是對於那個長城保護員來,他的作用是什麼呢?就是你不要看一個保護員,其實這個保護員的作用,他在掌握這個第一手這個情況方面,我覺得還是很有用的。同時有了這個以後,它無形中也是對,包括村民。[2017-01-17 16:22:16 ]

    [嘉賓 主持人]一種教育?[2017-01-17 16:22:24 ]

    [嘉賓 劉玉珠]它是一種教育和引導示范,使大家感覺到就是這個長城是不能破壞的,是需要保護的,出了問題是需要及時跟政府報告的。這個雖然是一個人。但實際上是帶動了這個一片,甚至帶動了一個村子,它這樣的話就把整個的就是連起來,就是不會留這個死角。[2017-01-17 16:22:34 ]

    [嘉賓 主持人]保護,始終是文物工作的重中之重。但是,在轟轟烈烈的城鎮化建設過程中,文物保護與追求利益的角力從未平息。2016年的12月初,河南省汝州市百余座漢墓遭房地產開發破壞。有媒體報道:在有關方面的縱容下,施工方將具有重大文物價值的百余座漢墓夷為平地。在我們問答的過程中,劉玉珠不止一次用“性質極其惡劣”來譴責開發商的惡行。但是損失已經造成,如何追責、如何做到“以儆效尤”,成為大家最為關心的問題。汝州的漢墓遭到破壞這個事件,其實也引起比較大的反響,墓也被填平了,雖然文物被搶出來了,您當時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2017-01-17 16:22:52 ]

    [嘉賓 劉玉珠]從目前這個來看呢就是說,政府在組建那個指揮部的時候,開發指揮部的時候,就是沒有吸收這個文物單位的人參加。這也是一個客觀事實。就說明政府對這個文物保護的重視還是存在著這個偏差的。那麼這個開發商,這個我覺得比較惡劣的還是這種開發商,這個在已經發現他對文物的破壞了以後,不僅沒有這個停下來,而且還是就是等於有一點這個變本加厲的這種。所以說這個就是說,我覺得還是很讓人氣憤的。[2017-01-17 16:23:01 ]

    [嘉賓 主持人]開發商還說了一句話,就是說“考古不就遷墓一樣嗎”,在利益之前,對於這種古文物的這種敬畏之心我們沒有看到。[2017-01-17 16:23:09 ]

    [嘉賓 劉玉珠][2017-01-17 16:23:18 ]

    [嘉賓 主持人]這種情況其實還相對普遍,而且特別害怕文物單位發現了以後,要做規劃,要保護起來,他得繞道。[2017-01-17 16:23:27 ]

    [嘉賓 劉玉珠]對。[2017-01-17 16:23:36 ]

    [嘉賓 主持人]影響了經濟利益,反而快馬加鞭地進行破壞?[2017-01-17 16:33:28 ]

    [嘉賓 劉玉珠]對。所以說我們說這個是事情是比較的惡劣一個,利欲熏心,不計後果這種做法。[2017-01-17 16:33:38 ]

    [嘉賓 主持人]其實我們也有《文物保護法》[2017-01-17 16:33:48 ]

    [嘉賓 劉玉珠]對。[2017-01-17 16:33:56 ]

    [嘉賓 主持人]也有罰款,大概就是40萬,50萬,對於他們獲得的巨大利益,或者開發商獲得的巨大利益來比,是不成比例的,所以很多人覺得這是不足以遏止的,那麼我們《文物保護法》現在也要進行修法的工作,我們會進行一些更多的修法,甚至有刑事責任嗎?[2017-01-17 16:34:06 ]

    [嘉賓 劉玉珠]實際上就是破壞文物入刑,這個問題就是我們那個《刑法》這個已經修改,這方面已經有了。[2017-01-17 16:34:15 ]

    [嘉賓 主持人]既然法律上是有規定可以有刑事處罰的,是不是能夠殺一儆百吧,應該這樣說?[2017-01-17 16:34:26 ]

    [嘉賓 劉玉珠]我們也准備就是,我們今天上午還在討論這個事情,就是說這個除了這個政府,就是現在這個整改了以外,就是對直接責任人和責任單位,它的處罰能到什麼樣的這個量級上?那麼他們現在確確實實也在吸取教訓。吸取教訓,這個採取一個比較有力的這個措施,它原來好像文物(工作)就一兩個人,現在就是專門成立了文物局,原來沒有文物局[2017-01-17 16:34:37 ]

    [嘉賓 主持人]就汝州原來沒有文物局?[2017-01-17 16:34:47 ]

    [嘉賓 劉玉珠]對,現在好像也成立了文物局,也增加了25個編制。那麼這個,你像汝州也算是文物還是比較豐富的一個地方,你像這一兩個人你怎麼可能夠來發現和及時處理文物方面的問題?因為下一步我們就是對汝州這個事情,我們會和這個,就是再進行一些深入的調查了解。然後分析一下,就是是不是可以,如果能夠就是說達到了追究刑事責任的程度,那麼我們這個要堅決地做這個事。而且這個是對,就是我們說殺一儆百也好,或者是給社會明顯的,就是一個明晰的一個信號。[2017-01-17 16:34:57 ]

    [嘉賓 主持人]以正視聽?[2017-01-17 16:35:05 ]

    [嘉賓 劉玉珠]對,這樣的話,它是對文物的保護是有利的。[2017-01-17 16:35:15 ]

    [嘉賓 主持人]清東陵,位於河北省唐山、遵化市西北30公裡處,是中國現存規模最宏大、體系最完整的帝王陵墓建筑群。但是,2015年的10月以及2016年的5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清東陵連續兩次被盜。雖然兩起案件都很快的破案,被盜文物也被成功追回。但是在亡羊補牢的背後人們不禁要問:作為世界遺產,清東陵為何屢屢被盜?管護問題多多又該如何解決?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清東陵,在半年之內兩次被盜,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據說您也親自參與調查了,情況是怎麼樣?[2017-01-17 16:35:34 ]

    [嘉賓 劉玉珠]這個應該說,這是兩次被盜,對於清東陵這個文物還是造成了不小的破壞。這個事情出來以後,國家文物局也是第一時間,我們那個督察司長,就到了第一線,而且約了公安部一起,後來又把它作為一個公安部督辦的一個案件。那麼那個連續發生了兩次。就是第一,我們也約談了這個當地的黨委和政府。[2017-01-17 16:35:43 ]

    [嘉賓 主持人]唐山和遵化?[2017-01-17 16:35:53 ]

    [嘉賓 劉玉珠]對,但是應該說,一開始沒有引起當地政府的重視。按照講這個,他們的機構也夠龐大的,編制,就是管理部門的級別也是屬於正縣級,但是實際上是什麼?就是文物部門,就是這些部門的人不作為。[2017-01-17 16:36:04 ]

    [嘉賓 主持人]但是就像您說的,世界文化遺產都已經定址的地方,然後膽大包天地去偷了兩次。[2017-01-17 16:36:13 ]

    [嘉賓 劉玉珠]其實那個案子並不復雜,就是一重視起來馬上就破了,因為它那個還是留有很多的這個…[2017-01-17 16:36:37 ]

    [嘉賓 主持人]作案的痕跡?[2017-01-17 16:36:48 ]

    [嘉賓 劉玉珠]作案的痕跡。也並不是特別復雜。後來在公安部督導下。[2017-01-17 16:36:58 ]

    [嘉賓 主持人]有內外通連嗎?[2017-01-17 16:37:07 ]

    [嘉賓 劉玉珠]現在好像還沒有發生內外通連,主要還是屬於這個管理比較鬆懈,就是相關的這個人員的責任意識,和履職不到位造成的。[2017-01-17 16:37:17 ]

    [嘉賓 主持人]這幾年有好多關於盜墓者的電影,其實因為盜墓者成為電影的主角,也相當地美化,您自己看了以後的感受是什麼?[2017-01-17 16:37:25 ]

    [嘉賓 劉玉珠]這幾個通過文學作品來反映,就是文物和盜墓這種關系,應該說也是近幾年這個事情,而且在這個社會上還是比較熱的。[2017-01-17 16:37:56 ]

    [嘉賓 主持人]但實際上你看到的電影上的盜墓者的形象,跟實際上的盜墓者,其實是兩樣的?[2017-01-17 16:38:13 ]

    [嘉賓 劉玉珠]對,有利益的驅動以後啊,就是有的人就是屬於膽大妄為,我們這幾年好像每年都發生就是一線的文保人員被打傷,那上次我介紹那個是,好像是包括兩個民警,公安民警,因為他是在那文保的密集區,結果,可能就是盜墓者,他們發現了這個盜墓者,因為它是等於十幾個人,就是圍攻這個。[2017-01-17 16:38:23 ]

    [嘉賓 主持人]連民警都打傷?[2017-01-17 16:38:36 ]

    [嘉賓 劉玉珠]對。所以說這個一線的人,真是可敬的。[2017-01-17 16:38:47 ]

    [嘉賓 主持人]您可能沒見過盜墓者本人,但是您見過盜墓者打傷了您的同事?[2017-01-17 16:38:57 ]

    [嘉賓 劉玉珠]打傷還不是一般的打傷,也不是一個人,就是說這個好像偷偷摸摸地這個打。而且是他們告訴是說腿,就是我們這個民警的腿,公安人員的腿都被打斷了。像這種還是屬於窮凶極惡的,這一點上我覺得必須是得到嚴懲,否則的話就是這些人這個恣意妄為會越來越猖狂。[2017-01-17 16:39:16 ]

    [嘉賓 主持人]謝謝局長。[2017-01-17 16:40:14 ]